TOP

毛主席的兩首詩,飽含了他的愛民情懷
2020-03-25 11:53:17 來源:聯系電話18153207199 作者: 【 】 瀏覽:63次 評論:0
毛主席的兩首詩,飽含了他的愛民情懷。古代傳說認為瘟疫也有主管的神,這就是瘟神,也叫疫鬼。血吸蟲病曾在我國南方廣為流行,這一威脅在解放初期依然存在,成為舊中國遺留下來的一個歷史包袱。毛澤東一向關心人民的身體健康,對消滅血吸蟲病尤為重視,在1955年發出了“一定要消滅血吸蟲病”的號召。
 
  1958年6月30日,《人民日報》發表了通訊《第一面紅旗》,報道江西省余江縣根本消滅血吸蟲病的經過。毛澤東在讀罷通訊,心潮起伏,激情賦詩:
 
  七律二首·送瘟神
 
  讀6月30日人民日報,余江縣消滅了血吸蟲。浮想聯翩,夜不能寐。微風拂煦,旭日臨窗。遙望南天,欣然命筆。
 
  其一
 
  綠水青山枉自多,華佗無奈小蟲何!
 
  千村薜荔人遺矢,萬戶蕭疏鬼唱歌。
 
  坐地日行八萬里,巡天遙看一千河。
 
  牛郎欲問瘟神事,一樣悲歡逐逝波。
 
  其二
 
  春風楊柳萬千條,六億神州盡舜堯。
 
  紅雨隨心翻作浪,青山著意化為橋。
 
  天連五嶺銀鋤落,地動三河鐵臂搖。
 
  借問瘟君欲何往,紙船明燭照天燒。
 
  在毛澤東詩詞中,這是唯一專門以民生問題、醫療事業為主題寫的作品。毛澤東心系百姓,情注民生,彰顯了為人民抒寫、為人民抒情、為人民抒懷的領袖情懷。
 
  在中國,曾經有一種流傳久遠的災難。在長沙馬王堆出土的女尸中,就發現有血吸蟲卵。1949年,渡江戰役時,許多北方籍戰士感染血吸蟲病,導致大規模非戰斗性減員。血吸蟲病流行于我國南部和長江沿岸十二個省市,患者輕則喪失勞動能力、重則死亡,婦女不能生育。毛澤東對此憂心如焚:“除開歷史上死掉的人以外,現在尚有一千萬人患疫,一萬萬人受疫的威脅。是可忍,孰不可忍?”
 
  1950年4月20日,衛生部向華東區、中南區下發《關于對血吸蟲病防治工作的指示》。1951年9月9日,毛澤東親自起草《中央關于加強衛生、防疫和醫療工作的指示》,提出“把衛生、防疫和一般醫療工作看作一項重大的政治任務”。自此,一場史無前例、歷時數年的人民防疫戰爭,在南方諸省展開。毛澤東發出了“一定要消滅血吸蟲病”的號召。
 
  1958年6月30日,《人民日報》發表長篇報道《第一面紅旗——記江西余江縣根本消滅血吸蟲病的經過》。毛澤東讀到這篇“棺材田”變豐產田、“寡婦村”變幸福村、枯木又逢春、百姓得新生的報道后,“浮想聯翩,夜不能寐。微風拂煦,旭日臨窗。遙望南天,欣然命筆”,寫下了《七律二首·送瘟神》。
 
  《送瘟神》的第一首,寫舊中國瘟神猖獗、人民遭殃的悲慘景象,表達了對勞動人民命運的深切關懷和對舊社會的強烈憤恨。
 
  “綠水青山枉自多”,中國南方向來以魚米之鄉著稱,可血吸蟲竟使大好河山蕭殺黯淡。“華佗無奈小蟲何”,華佗堪稱中國古代名醫的典型代表,但對血吸蟲病也是無可奈何。
 
  “千村薜荔人遺矢”,村落不見莊稼,到處雜草叢生。“人遺矢”用廉頗故事寫出人體弱多病的狀態。“矢”同“屎”。《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廉將軍雖老,尚善飯。然與臣坐,頃之,三遺矢矣。”“萬戶蕭疏鬼唱歌”,千家萬戶人丁稀少,死氣沉沉,只有鬼在唱歌。
 
  “坐地日行八萬里,巡天遙看一千河。”毛澤東對人民的關切之情隨著想象飛到天外,遨游廣闊宇宙長河之中。然而,年年歲歲慘況依然,苦難依舊,人們到哪里去尋求解脫疾病、消滅瘟君的救星呢?
 
  “牛郎欲問瘟神事”,在中國古代創造的眾多神里,只有牛郎織女是勞動者。牛郎是勞動人民的化身,他當然關心人民的疾苦,要問“瘟神”肆虐之“事”。“一樣悲歡逐逝波”,如何回答牛郎的發問呢?詩人的答詞是:一切悲歡離合都隨著時光的流逝而成為過去了。
 
  《送瘟神》的第二首,描寫新中國勞動人民在社會主義制度下,精神振奮,斗志昂揚,戰勝瘟神,征服自然,使祖國出現欣欣向榮的景象。作品情緒熱烈、語調高亢,與第一首感情抑郁、語氣哽咽形成了鮮明對比。
 
  “春風楊柳萬千條,六億神州盡舜堯。”春風蕩漾,楊柳輕拂,萬物復蘇,生機盎然。中國人民翻身解放之后,發揮出前所未有的聰明才智和滿腔熱情,個個像古代圣賢堯舜一樣奮發有為,不斷創造人間奇跡。
 
  “紅雨隨心翻作浪,青山著意化為橋。”暮春的落花飄入水中,隨人的心意翻著錦浪,一座座青山相互連接,就像專為人們搭起的凌波之橋。山水煥發青春,大地日新月異。
 
  “天連五嶺銀鋤落,地動三河鐵臂搖。”五嶺泛指山脈,三河泛指河流,代表了整個中國。“銀鋤落”,寫農民在山上勞動,“鐵臂搖”寫工農大力興修水利,通過描繪改天換地來反映送瘟神的偉大實踐。
 
  “借問瘟君欲何往,紙船明燭照天燒。”試問瘟神,你要到哪里去呢?人們已焚化紙船,點燃蠟燭,火光照耀天際,用這些來送走瘟神,表達了對瘟神的蔑視和嘲笑,表現了勝利者的自豪和喜悅。
 
 
毛澤東還為這兩首詩專門寫了一段《后記》:“六月三十日《人民日報》發表文章說:余江縣基本消滅了血吸蟲,十二省、市滅疫大有希望。我寫了兩首宣傳詩,略等于近來的招貼畫,聊為一臂之助。就血吸蟲所毀滅我們的生命而言,遠強于過去打過我們的任何一個或幾個帝國主義。八國聯軍、抗日戰爭,就毀人一點來說,都不及血吸蟲。除開歷史上死掉的人以外,現在尚有一千萬人患疫,一萬萬人受疫的威脅。是可忍,孰不可忍?然而今之華佗們在早幾年大多數信心不足,近一二年干勁漸高,因而有了希望。主要是黨抓起來了,群眾大規模發動起來了。黨組織、科學家、人民群眾,三者結合起來,瘟神就只好走路了。”
 
  同日,毛澤東還致信胡喬木,信中寫道:“睡不著覺,寫了兩首宣傳詩,為滅血吸蟲而作。……滅血吸蟲是一場惡戰。詩中坐地、巡天、紅雨、三河之類,可能有些人看不懂,可以不要理他。過一會,或須作點解釋。”
 
  第一首詩寫瘟神猖獗,人民遭殃的悲慘景象,舊中國血吸蟲病長期流行,廣大農村凄涼蕭條,表達了對勞動人民命運的深切關懷和對舊社會的強烈憤恨。
 
  “綠水青山枉自多”,中國南方青山綠水、風景秀麗,可一個小小的血吸蟲竟使大好河山蕭殺黯淡,根本不可能成為百姓的福地。舊中國社會腐敗、黑暗,即便華佗這樣的神醫也無法根治血吸蟲病這樣的頑癥。
 
  “千村薜荔人遺矢”,薜荔是一種蔓生的野草,指人居住的村落不見莊稼,到處雜草叢生。五代詩人譚用之《秋宿湘江遇雨》:“秋風萬里芙蓉國,暮雨千家薜荔村。”“人遺矢”用廉頗故事寫出人體弱多病的狀態。“矢”同“屎”。《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廉將軍雖老,尚善飯。然與臣坐,頃之,三遺矢矣。”“萬戶蕭疏鬼唱歌”,千家萬戶人丁稀少,只有鬼在唱歌。李賀《秋來》詩云:“秋墳鬼唱鮑家詩,恨血千年土中碧。”毛澤東從視覺和聽覺寫出血吸蟲病的流行之廣和為害之深,飽含著詩人對深重苦難下的勞動人民的深切同情,同時也是對黑暗的舊社會的強烈控訴。
 
  “坐地日行八萬里,巡天遙看一千河”,由于蟲害長期肆虐,人們只好坐在地球上,隨著地球的公轉茫然地巡游太空。毛澤東表現出一種非凡的時空意識,對人民的關切之情隨著想象飛到天外,遨游廣闊宇宙長河之中。然而,年年歲歲慘況依然,苦難依舊,人們到哪里去尋求幫助他們解脫疾病、消滅瘟君的救星呢?
 
  “牛郎欲問瘟神事”,在中國古代創造的眾多神里,只有牛郎織女是勞動者。作為是勞動人民的化身神,牛郎十分關注瘟神肆虐之“事”。“一樣悲歡逐逝波”,如何回答牛郎的發問呢?詩人的答詞是:一切悲歡離合都隨著時光的流逝而成為過去了。這樣寫,人間天上渾然一體,極大地開拓了詩詞包容的時空領域和思想蘊含,寫出了舊中國帶給人民的災禍,那是天怒人怨,世所難容。
 
  第二首詩寫新時代新社會人民當家作主、改天換地的壯舉和人民幸福安康、瘟神被逐的情景,濃情歌頌了偉大的時代和英雄的人民,情緒熱烈、語調高亢,與第一首感情抑郁、語義哽咽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春風楊柳萬千條,六億神州盡舜堯”,詩人的思緒陡然由天上轉回人間,描繪出一幅意氣飛揚的畫面:春風蕩漾,楊柳輕拂,萬物復蘇,生機盎然。六億中國人民在翻身解放之后,發揮出前所未有的聰明才智和滿腔熱情,個個像古代圣賢堯舜一樣奮發有為。在優越的社會主義制度下,在共產黨的正確領導下,中國人民戮力同心,什么人間奇跡都能創造出來。
 
  “紅雨隨心翻作浪,青山著意化為橋”,景物完全化為了情思,自然景物變得通人心、隨人意,人與美景交融一體。暮春的落花飄入水中,隨人的心意翻著錦浪,一座座青山相互連接,就像專為人們搭起的凌波之橋,“綠水青山”煥發青春,大地日新月異。毛澤東是在盛夏時節寫這首詩的,然而詩人卻沉浸在浪漫的春天世界里。隨心翻浪,著意化橋,正說明如今的中國人民正如圣賢那樣能夠主宰命運,已達到了隨心所欲的境界。
 
  “天連五嶺銀鋤落,地動三河鐵臂搖”,五嶺,指大庾、騎田、萌渚、都龐、越城等五嶺,綿延于江西、湖南、廣東、廣西四省之間,泛指山脈。三河,指黃河、淮河、洛河,泛指河流。這兩個地名,代表了整個中國。“銀鋤落”“鐵臂搖”,寫農民大力興修水利。詩人只用兩句話,就概括了當時社會主義建設的雄偉場面,滲透了“力拔山兮”的偉岸精神和自力更生的進取意識。作者寫“送瘟神”,并沒有具體寫打針、吃藥以及消滅血吸蟲的過程,而是將其放到全國人民改天換地的偉大實踐中去,從而使詩作具有更深廣的思想意義。
 
  “借問瘟君欲何往,紙船明燭照天燒”,“瘟君”是對瘟神的謔稱。試問瘟神,你要到哪里去呢?人們已焚化紙船,點燃蠟燭,火光照耀天際,送走瘟神。作者“送瘟神”,卻不見瘟神的影子,只是在最后一句才點出它的去向。瘟神逃脫不了滅亡的下場,最終會被送上西天。這與第一首中的“華佗無奈小蟲何”遙相呼應,表達了對瘟神的蔑視和嘲笑,表現了勝利者的自豪和喜悅,而且有濃厚的民族特色。
 
  《送瘟神》是革命浪漫主義的杰作。其一描寫舊社會,色澤暗淡,人悲鬼歡;其二反映新社會,色彩熱烈,一片春意。作品深刻地揭露和批判了舊社會的黑暗與罪惡,熱情歌頌了新社會的優越與輝煌。《送瘟神》想象豐富,對比鮮明,語言生動,情致高昂。詩人的內心世界隨著神奇的想象、多變的畫面得到了多方面的展示。既有理想,又有現實;既有科學,又有神話;既有對舊時代人民苦難生活的嘆息,又有為新時代人民壯舉的喝彩。兩首詩渾然一體,以始終如一的愛民思想和超凡脫俗的藝術魅力,給后人以戰勝瘟神,戰勝邪惡,戰勝一切艱難險阻的無窮力量。
您看到此篇文章時的感受是:
Tags:勞聯 紀德力 勞務外包十大品牌 勞務派遣 人事代理 責任編輯:laolian
】【打印繁體】【投稿】【收藏】 【推薦】【舉報】【評論】 【關閉】 【返回頂部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到: 
上一篇情感緣語 下一篇紅色愛情

????

???????: ????: (????????)
?? ? ??:
???????:
???????:

相關欄目

最新文章

全國免費服務電話:400 000 7199

集團電話:4000007199 監督服務電話:18153207199

地址:青島市高新區招商網谷基金谷2號樓201 企業郵箱:[email protected]
技術支持:勞聯網絡  [email protected] 2011-2015 By 青島勞聯集團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魯ICP備13026635號-1  聯系我們

 

 

我要啦免費統計
黑龙江快乐十分复试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