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周恩來與李鵬的故事
2020-03-26 15:09:17 來源:聯系電話18153207199 作者: 【 】 瀏覽:60次 評論:0
 
 
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總理周恩來,一生為人民的解放事業鞠躬盡瘁,為社會主義建設事業嘔心瀝血、日夜操勞。在戰爭年代,周恩來夫婦為了革命事業東奔西走、出生入死,連續兩次失去了腹中的親骨肉,鄧穎超也因此落下病根,無法再生育。夫婦倆膝下再沒留下一男半女。有人曾勸周恩來另娶妻室生兒育女,鄧穎超也勸過他另娶一門。周恩來聽后生氣地說:“新中國的憲法是一夫一妻制,我是堂堂大國的國務院總理,如果照你們說的那樣做,普天之下豈不全亂了套?我寧可絕后,也不讓人背后指著脊梁骨罵!” 就這樣,那些勸說的人再也不敢提及此事。周恩來雖說一生沒有親生子女,但他把革命后代當作自己的親生骨肉,關心愛護無微不至。
周恩來與李鵬的故事 
 
1928年,李鵬出生于上海,他的父親李碩勛時任浙江省軍委書記、中共浙江省代理書記,母親趙君陶也是中共秘密黨員,在江蘇省委秘書處任機要秘書。為了躲避反動派的搜捕,還在坐月子的趙君陶就不得不抱著襁褓中的兒子東躲西藏。一次,李碩勛在百忙中抽空從杭州回來看望妻兒,突然遇到敵人搜查。眼看前后門被堵死,李碩勛抱起兒子縱身從窗戶跳到了鄰居家的陽臺上。只有3個月大的李鵬就這樣和父親一起經歷了好幾次生死考驗。
 
1931年9月5日,李碩勛終因叛徒出賣被捕,在海南海口市英勇就義,年僅28歲。父親犧牲時,李鵬和母親已離開上海到香港居住。噩耗傳來,趙君陶悲痛欲絕。由于在香港舉目無親,黨組織也遭到嚴重破壞,沒法與黨聯系,她只好擦干眼淚,帶著3歲的兒子輾轉回到四川成都娘家,一住就是7個年頭。1938年底,和黨組織失去聯系多年的趙君陶突然接到秘密黨組織的通知,說是旅館里有一個客人要見她。原來,來人是鄧穎超,她是受周恩來的委托,前來接趙君陶和孩子去重慶的。為避免帶著孩子暴露身份,鄧穎超先安排李鵬留在成都外婆家,趙君陶則裝扮成一名農婦去了重慶。周恩來見李鵬沒來,責怪鄧穎超說:“你怎么忍心把他丟在成都?還不快想辦法去把孩子接來。”趙君陶接過話頭說:“鄧大姐也是出于途中安全考慮,您莫責怪她。”見周恩來急成那樣子,鄧穎超忙說:“大胡子,快別急了,我一定想法把孩子接來。”事后,鄧穎超再次去成都,把李鵬接到重慶曾家巖50號“周公館”。周恩來見李鵬平安來到自己身邊,十分高興,將李鵬摟在懷里,說:“你父親犧牲后,你和你媽吃了不少苦頭。當時,我和你鄧媽媽一到武漢就到處派人找你們,但終因敵人封鎖太嚴未能找到。如今好不容易找到,我想收養你為義子,不知你意下如何?”李鵬一聽,高興得跳了起來:“周爸爸好,周爸爸好!”說著,一頭撲進周恩來懷里。
 
當時,國民黨正掀起第二次反共高潮,國共關系十分緊張。為防止發生意外,中央決定將在重慶的一部分家屬和工作人員撤往延安。周恩來原本想送李鵬去蘇聯莫斯科學習,但那條線路被新疆國民黨反動軍閥盛世才封鎖出不去,只好先決定將李鵬送到延安。周恩來語重心長地對李鵬說:“你媽媽在重慶隱蔽很好,不準備撤離。為便于日后開展工作,我決定讓你和其他孩子一道去延安,你看這樣行不行?”李鵬來重慶已經好幾個月了,懂得了不少革命道理,知道延安是革命圣地,是毛主席、朱總司令住的地方,于是毫不猶豫點點頭。
 
在等待延安通知的日子里,一有空,周恩來就讓李鵬念《新華日報》,邊聽邊糾正他的發音。李鵬平時有一個不好的習慣,坐著學習時喜歡彎腰駝背。有一次,他在房間做作業,周恩來看見他弓著腰,于是便上前重重地拍了一下他凸起的背,說:“看你又駝背了,挺直身子多好,老毛病總是糾不過來。”打那以后,周恩來只要看見李鵬弓腰駝背,就會伸手拍打他。時間一長,李鵬的坐姿有了明顯改變。直到1960年,周恩來在沈陽接見烈士子女時,他還對32歲的李鵬關切地說:“你的背還有點兒駝,一定要加強鍛煉。”在重慶等了一個多月后,李鵬等啟程去延安。
 
1943年春,李鵬聽說周恩來和鄧穎超回延安參加黨的七大,于是步行5公里,來到棗園駐地向周恩來匯報了自己在延安的工作學習情況。周恩來勉勵他一定要繼承革命先烈遺志,努力工作學習,做國家棟梁之才。1945年,李鵬接到組織上讓他去前線接受鍛煉的通知。臨行前一天,他去向周恩來夫婦辭行。這時,李鵬已經是一名共產黨員。周恩來得知后,高興地說:“你入黨這是件好事,說明你在不斷進步。但是光在組織上入黨還不夠,還要從思想上入黨,才能像你父親那樣為共產主義奮斗終生。這次去前方,一定會遇到很多困難,你一定要有思想準備啊!”臨行前,鄧穎超關心地說:“你從重慶帶來的那床棉被子,大概已被蹬破了吧?我們有一床2斤重的新絲綿被,是你周伯伯托人從新疆搞來的,給你帶去用吧。”李鵬見周恩來夫婦蓋的還是一床舊棉絮,說什么也不肯要。周恩來說:“在家千日好,出門一時難。你年紀還小,絲綿被子輕行軍打仗好背。快聽你鄧媽媽的話拿去吧!”就這樣,李鵬帶著長輩的關愛踏上了去前線的征程。
 
1947年,李鵬到哈爾濱工作,后在周恩來的親切關懷下,被送去蘇聯留學。在蘇聯,李鵬選擇了莫斯科動力學院水力發電系,他沒有辜負周恩來的殷切期望,認真學習、努力工作。
 
1975年的一天,早上大家已經從廣播中得知了總理逝世的消息。李鵬回憶說: 我(即李鵬)回到局機關,馬上召開了全體人員大會。我含著淚發表了沉痛悼念周總理的講話。在場的職工有的掉淚,有的放聲大哭。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在報刊和廣播電視里,很少聽到悼念周總理的消息。大家心里都很明白,這時的輿論工具已經被“四人幫”所控制,不讓發表悼念周總理的消息。群眾的不滿越來越深、越來越大。終于在清明節前后,北京和全國各地的大中城市,爆發了各種各樣的沉痛悼念周總理的活動。周總理去世后,遺體安放在北京醫院小禮堂,有控制地舉行了告別儀式。我接到北京市委的通知,要我去參加告別活動。我們一行都是市委的干部和大企業的干部,集體乘車前往北京醫院。看到了總理的遺容,大家悲痛的心情可想而知。開始,我的母親沒有接到參加告別儀式的通知,焦急的心情難以言表。后來,她通過五舅母的關系,好不容易向治喪小組要到了兩張通行證。大概在第三天,也就是告別儀式的最后一天,我陪伴我的母親到北京醫院向總理遺體告別。在靈堂外面,我們遇到童小鵬和羅青長,他們對我和我母親說:你們都是總理和大姐最親的人,參加告別儀式是理所當然的。
 
   在北京醫院的告別儀式結束后,周總理的遺體被幾位人民解放軍儀仗隊員抬上了靈車,在鄧媽媽和治喪委員會人員的護送下,離開了北京醫院,前往八寶山革命公墓火化。那天早上,從北京醫院到八寶山,百萬群眾含著淚水,佇立在數十里長街兩旁,不顧天寒地凍,眼含淚水,默哀送靈。這一感人的場面可以說古今中外絕無僅有。這個場面大家從晚間的電視新聞報道中都看到了。從12日起,在北京勞動人民文化宮,舉行了為期三天的吊唁儀式。前往吊唁的群眾絡繹不絕,但秩序井然。北京電管局有維護文化宮供電的責任,所以,中央警衛局給我們發了幾張特別通行證,讓我們執行保證供電安全的任務。我也有一張通行證,使我看到了三天里群眾吊唁總理的場面。到第三天深夜,還有不少群眾在勞動人民文化宮外面等候,眼見東方欲曉,活動的主持者宣布,奏最后一場哀樂。我聽到這場哀樂是特別的沉重,看見樂隊里每一個成員的眼里都充滿了淚水。哀樂奏畢,吊唁儀式結束。
 
1月15日,追悼總理的大會在人民大會堂舉行。小平同志致悼詞,追悼會開得莊嚴隆重。15 日夜至次日凌晨,總理身邊工作人員乘上飛機,按照總理的遺愿把總理的骨灰拋撒在祖國的山河大地上。
 
2月2日,中共中央發出通知,由華國鋒任國務院代總理。
 
清明節來臨之前,北京的許多群眾自發地在天安門廣場人民英雄紀念碑前獻上花圈,悼念總理。在南京梅園新村,在許多城市標志性的建筑前,都擺滿了悼念總理的花圈,貼滿了詩詞,群眾自發地開展了悼念活動。我們家新壁街41號,離天安門廣場不遠。我和大琳帶著三個子女也幾次到廣場悼念,并留下了幾張我們全家在天安門背靠紀念碑的地方的照片。那時候,在紀念碑周圍已經有了一些花圈,至今這幾張照片還在家里珍藏著。
 
4月4日清明節這一天,悼念活動進入高潮。因為我有責任保證天安門供電的安全,上午9時左右,我和北京供電局局長張紹賢和電管局計劃處處長陳壽文乘坐一輛黑色轎車,由司機劉繼宗駕駛,開到天安門廣場東南角的變電所。我們仔細地檢查了表盤所顯示的各種數據和值班記錄,沒有發現什么異常情況,就乘車返回局里。當天吃過晚飯后,我又和大琳一起步行到天安門。這時花圈越來越多,把紀念碑圍了好幾層。紀念碑的臺基和欄桿上,又貼滿了大字書寫的詩詞。我記得有這樣的詩詞:
 
星隕光猶在,花落香更濃。撒盡周身血,只為旗更紅。
 
長安街頭百萬人,屹立寒夜月西沉。只為等待靈車過,滿捧熱淚酬謝君。
 
紅旗半下悼英雄,百世流芳建大功。風景宛然人不在,幾回垂淚拜青松。
 
人民孺子牛,私利毫不求。立目千夫指,戰斗永不休。
 
長安大街送英靈,男女老少慟失聲,記住遺體告別人,不肯脫帽是誰人。
 
有些詩里明顯影射了“四人幫”一伙。我們注意到紀念碑的東欄桿上掛了一幅白紙黑字的條幅,有人在大聲朗讀,更多的人在觀看。詩的內容是:
 
欲悲聞鬼叫,我哭豺狼笑,灑淚祭雄杰,揚眉劍出鞘。
 
幾個穿著中山裝的人,過來想撕掉這個條幅。有人喊:不要撕,我們要看。我眼觀四方,發現有人在擠動,將人群趕向紀念碑。憑我的政治嗅覺,我知道這是在準備清場,我立刻帶大琳從人群中擠了出去。果然不久清場開始了,只聽四周的高音喇叭在播放:同志們,你們趕快離開廣場,不要受壞人利用。接著,就是大家所知道的抓人事件。
 
第二天,人們發現,眾多的花圈都被清除干凈了,悼念活動中止了。但對我來說,事情并沒有結束。第二天一早,我就按原定的安排,乘車經過一條險要的山間公路,向門頭溝珠窩電廠駛去,檢查了電廠并和工作人員談了話。
 
又過了一天,4月6日,我一上班,張桂楠就把我請到他的辦公室,關上門讓我坐下。他說:昨天下午公安局來了兩個同志,拿出介紹信,說是來調查一位梳著平頭的青年的事。這件事發生在清明節的上午,有一個留著平頭的青年人在天安門廣場東南角的郵局前放了一把火,燒毀了郵局。他們說這位留平頭的青年就坐在我們局的一輛黑色轎車里,還報了車牌號,確實是局里的車。張桂楠對來調查的人說:昨天確實是李鵬同志乘坐局里的車到天安門檢查供電安全的,同去的還有三位,一位是供電局局長張紹賢,坐在前座,坐在后排的是李鵬同志和計劃處處長陳壽文,司機是劉繼宗。張桂楠又說:他們都是四十開外的人了,沒有一個是留平頭的。我和張紹賢都是北京市熟悉的人,他們聽了這幾個名字就不作聲了,告辭而去。但他們并不甘心,過了一天,又到局里向司機劉繼宗問話,仔細問了轎車出發的時間,到達天安門的行車路線,在變電所逗留的時間。他們問了半天也問不出什么破綻,就離開了。
 
又過了幾天,大琳接到鄧媽媽秘書張元的電話。張元說:如果李鵬不見了,你必須追問和李鵬最后在一起的是誰,是誰帶走了李鵬。大琳聽到這個消息非常緊張,但是她又不能告訴任何人,連我也沒告訴,自己一個人把事悶在心里,獨自承受,雙眼突然得病,眼壓很高,超過30多,先后到小莊醫院和同仁醫院眼科做了多項檢查,大夫說:若有頭疼,立即到醫院就診。又過了一段時間,她看我安然無事,才逐漸平靜下來。
您看到此篇文章時的感受是:
Tags:勞聯 紀德力 勞務外包十大品牌 勞務派遣 人事代理 責任編輯:laolian
】【打印繁體】【投稿】【收藏】 【推薦】【舉報】【評論】 【關閉】 【返回頂部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到: 
上一篇粟裕指揮的5大經典之戰 下一篇毛主席詩詞文化欣賞

????

???????: ????: (????????)
?? ? ??:
???????:
???????:

相關欄目

最新文章

全國免費服務電話:400 000 7199

集團電話:4000007199 監督服務電話:18153207199

地址:青島市高新區招商網谷基金谷2號樓201 企業郵箱:[email protected]
技術支持:勞聯網絡  [email protected] 2011-2015 By 青島勞聯集團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魯ICP備13026635號-1  聯系我們

 

 

我要啦免費統計
黑龙江快乐十分复试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