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最高院判例驚醒好多人
2020-07-17 15:21:10 來源:聯系電話17685823756 作者: 【 】 瀏覽:68次 評論:0
 
 
先給發票,結果對方事后卻不給錢,存在法律風險;不給發票,對方又堅決不給錢。遇到這種事你要怎么做?
 
 
【案情簡述】
 
B公司為參加某國際展覽會,委托A公司在其展位搭建展臺,為此B公司與A公司簽訂了《展臺搭建合同》一份,合同價款共計190000元整,合同簽訂后先支付合同價款的40%,進場施工到開展前支付合同價款的30%,展會結束后再按照實際金額結算尾款。
 
合同簽訂后,A公司馬上開始了搭建展臺的工作,B公司也分兩次通過銀行轉賬的方式向A公司支付了76000元和57000元,A公司向B公司出具了與收款金額相對應的發票兩張,B公司的工作人員陳某向A公司出具了發票收條。
 
9月8日展會結束后,A公司與B公司經結算,確認此次布展費用共為178000元,扣除已付的133000元,B公司還應向A公司支付尾款45000元。9月9日,A公司向B公司出具了45000元的發票一張,陳某再次向A公司出具了發票收條。A公司認為其雖向B公司出具了45000元的發票,但實際并未收到相應的款項,B公司則認為尾款是陳某以現金形式付清后才取得了發票,拒絕再次付款,A公司經催討無果,遂起訴至法院。
 
A公司認為B公司說總部不在武漢市,必須先拿發票回到其公司總部匯報后才能支付剩余款項,所以A公司只好向陳某出具了45000元發票,并要求陳某出具了發票收條。許某說要先拿發票回單位匯報后以銀行轉賬的方式支付尾款,這個要求符合情理,所以A公司向其出具發票并索取發票收條,是符合社會生活常理的。
 
 
【律師分析】
 
雙方爭議的焦點是尾款45000元是否已經支付,對此B公司負有舉證責任。B公司提交了A公司向其出具的金額為45000元的發票,以此主張其已經付清了尾款,A公司對該發票的真實性無異議,B公司的舉證責任已經完成。
 
發票是合法有效的收款憑證,一般情況下可以證明B公司已經履行了付款義務,且根據B公司提交的證據,B公司工作人員陳某以差旅費預支的名義從B公司領取了55000元,陳某具有用現金方式支付尾款的能力,而現金支付也是屬于合同約定的支付方式之一。結合B公司持有A公司出具的發票,且其主張的事實與前兩次A公司在收到B公司付款后出具發票的規律一致,對其主張應當予以采信。
 
按照日常生活經驗法則,A公司對發票可以作為收款憑證應是明知的,其在出具發票時理應持審慎的態度,不應輕信,但A公司既未要求B公司工作人員書寫欠條或作出說明,亦未要求B公司工作人員在出具的發票收條上注明款項未支付。A公司對B公司收到發票但未付款的陳述與常理不符。
 
 
【法院判決】
 
駁回A公司的全部訴訟請求。
 
 
【律師提示】
 
發票分為增值稅專用發票與普通發票,這兩種發票在買賣合同中的地位是被區別對待的。
 
對于增值稅專票,僅是付款的記帳憑證,既不能證明標的物已經交付,也不能證明買受人已經付款。對于普通發票,在有合同約定或當事人之間交易習慣存在的前提下,能夠證明買方已經完成了付款義務。但是有足以推翻的相反證據除外。
 
為了避開這種風險,最好在合同中加以注明,“發票不代表付款”這樣的說明,另外如果忘記在合同中注明了這個條款,那么在給付發票的時候,讓對方在發票上注明“給付發票時尚未結清款項”并簽名和蓋章,就可以避開這種風險了。
我們一般認為:“發票是啥?發票是以票控稅的產物,其和錢收沒收到完全沒有關系。”在實際工作中往往也是先開發票后收款,開了發票并不能代表收取了款項。但是,在最高院判決的一起合同糾紛中,卻讓我們大吃一驚!
 
案情回顧
 
  江蘇南通二建集團有限公司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提起對新疆創天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訴訟稱:2000年7月31日,雙方簽訂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對工程的開、竣工時間、施工范圍、工程款的給付及違約責任等都作了明確約定。合同簽訂后,南通二建依約施工,創天公司卻違約不按時支付工程款,雙方又多次協商簽訂補充協議,變更付款方式,但創天公司仍不履行付款義務,導致工程多次停工,合同不能繼續履行。請求給付工程欠款并賠償損失。
  創天公司答辯稱其中一筆244萬元款項已經支付,有南通二建出具的發票為證;而南通二建認為2001年6月12日支付工程款244萬元與事實不符,該244萬元是創天公司與南通二建協商準備付款,并要求南通二建先出具發票,南通二建于2001年6月14日開具了發票并交付給創天公司,但創天公司既未付款也未退還發票。
  一審新疆高院認為:發票只是完稅憑證,不是付款憑證,不能證實付款的事實,也不能證實收取款項的事實,付款方付款后應當索取并持有收據,以證明收款方已收取該款項,創天公司辯稱現金支付244萬元,又無收款收據證實南通二建已收取該款的事實,創天公司也未提供其他財務憑證或收據等證據印證已付款的事實。故創天公司僅依據發票主張已付工程款244萬元的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
 
爭議焦點
 
訟爭工程的欠款數額如何確定?
 
法院觀點
 
  最高人民法院在二審查明的事實與一審法院查明的事實相同的情況下,對上述事項的觀點是:雙方爭議的244萬元應當認定為創天公司已經支付南通二建。創天公司持有南通二建為其開具的收款發票。發票應為合法的收款收據,是經濟活動中收付款項的憑證。雙方當事人對244萬元發票的真實性沒有提出異議,創天公司持有發票,在訴訟中處于優勢證據地位,南通二建沒有舉出有效證據證明付款事實不存在。一審法院認為發票只是完稅憑證,而不是付款憑證,不能證明付款事實的存在,曲解了發票的證明功能,應予糾正。
 
觀點分析
 
  在這個案件中,最高院和新疆高院在查明事實階段完全相同,但對支付款項是否存在做出了截然相反的認定:新疆高院認為創天公司主張已支付款項,但沒有相關轉賬或現金支付的證據證明,因此不予認定;而最高院認為創天公司持有發票,而南通二建沒有舉出相應反證證明對方未支付,因此認定已支付。這里就必須講到發票的功能,《發票管理辦法》第四條規定:“發票,是指在購銷商品,提供或者接受服務以及從事其他經營活動中,開具、收取的收付款憑證。”看看,發票不是納稅憑證,而是收付款憑證!
  那么,企業就可能陷入了一個兩難的地步:先給票,如果對方不付款,存在法律風險;不給票,對方偏偏又堅決不付款,存在經濟損失。
  這確實是一個難題。那么,編者試著給大家一些建議吧:
  1、完善合同,這是我的第一個忠告。如果對方要求先給票再付款,務必將其寫入合同條款中,一旦發生糾紛,該付款條件條款完全可以作為“發票不代表付款”觀點的有力證據。這也是最好的解決方式。
  2、如果合同沒有這個條款,那只能退而求其次:在每次給付發票時,請對方在發票簽收單上寫上“給付發票時款項尚未支付”并由對方簽字或蓋章吧。
  當然了,這種官司未必每個企業都會遇到,最高院的判決也未必代表著所有的基層法院的意見,畢竟中國不是判例法國家,具體問題還得具體分析。總之,風險只是風險而已,只是存在發生的可能,但至少大家還是應該做到心中有數吧。
您看到此篇文章時的感受是:
Tags:勞聯 紀德力 勞務外包十大品牌 勞務派遣 人事代理 責任編輯:laolian
】【打印繁體】【投稿】【收藏】 【推薦】【舉報】【評論】 【關閉】 【返回頂部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到: 
上一篇各地政府壓縮行政開支,每分錢都花在.. 下一篇國家稅務總局關于進一步落實落細稅費..

????

???????: ????: (????????)
?? ? ??:
???????:
???????:

相關欄目

最新文章

全國免費服務電話:400 000 7199

集團電話:4000007199 監督服務電話:0532-85887199

地址:青島市高新區招商網谷基金谷2號樓201 企業郵箱:[email protected]
技術支持:勞聯網絡  [email protected] 2011-2015 By 青島勞聯集團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魯ICP備13026635號-1  聯系我們

 

 

我要啦免費統計
黑龙江快乐十分复试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