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現在有工作干著是多不易--體會就業難
2020-03-16 11:25:10 來源:聯系電話18153207199 作者: 【 】 瀏覽:73次 評論:0
現在到處裁員,有工作干著是多不易,體會到了就業難
 
我是為了想換一個城市生活,就離開了自己的家鄉,開始了異地的生活,開始蠻有新鮮感的,這里瞅瞅那里逛逛,慢慢覺得無聊起來。
 
當然我不是隨便找一個城市生活的,其中有業務上的發展才來到了這個城市。在忙完自己的事情之后就覺得很無聊,合計了一下自己的時間,每天有6小時左右的時間,可以做點其他事,就想想應該去找一份臨時工,可以每天去幾小時,然后回家忙自己的事。
 
開始去街上看看有沒有招聘信息,用幾天時間了解了一下才明白,找一份工作是多不容易,有年齡要求,學歷要求等等。
 
當然我對我言絕對是超齡了,經過了解之后才知道自己只能做鐘點工或者保姆,想想自己愿意做那些體力活嗎?
 
我自己熱終于發明,對于裝修設計也比較熟悉,并且電腦設計做圖什么的都可以,說實話自己真的不樂意去做那些體力活,但是以自己的年齡又能做什么呢?
 
又過了幾天自己也想明白了,如果找一家裝修公司,可以邊干活邊創新呢,和裝修公司商量能不能每天只干幾小時的活,就開始聯系裝修公司。
 
聯系了一家去面試,去之前穿的很樸素,也比較休閑,老板見我之后說,看你穿的干干凈凈的,好像不適合做裝修工作,因為工作現場比較臟亂,而且基本都是男工。我只能灰溜溜的回來了。人生當中我還是第一次去找工作。
 
我在想,這個老板那里知道我自己就有裝修經歷,而且有非常強的想象力呢,怎么會不知道施工現場的環境呢,盡管這樣,人家不用你也沒有辦法的。
 
又過了一陣找了一個超市的活,初期說每天只需要6小時,也沒有什么累的活,就理理貨什么的,我一聽,不錯呢,就去了。去之后才知道要7個半小時,而且其中不能坐著,一直要理貨,因為有監控。雖然這樣,為了打發時間另外也是給孩子做個榜樣還是決定堅持。一天下來站的腳受不了,特別是腰支撐不住啊,盡管這樣還是堅持著。突然家里出了一些狀況,只能辭去工作了。這就是我的一段中年工作經歷。
 

我希望我的孩子能過小新的純真的童年 
追了那么久的蠟筆小新,我一直喜歡那個無厘頭,有純真的眼睛看世界的小新。
 
后來生了二寶,就在想我也淪為了低配版的美伢,問題是我還沒她做的那么好。
 
再后來我看了廣志,我在想,好歹廣志還給錢貼補家用,我是完全自理全家,我是有多少腦啊。
 
剛剛系統跳出來,嘴巴那么毒,心里有很多苦吧。是啊,弱者才去計較什么公平,重點是要解決問題。
 
我不敢去失業,夾緊尾巴做人,不敢去努力爭取,免得又占了誰的道,被捅刀。
 
自己活成了溫水青蛙,我也不是年輕人了,沒有了隨便跳槽的各種資本。
 
步入中年人的我,其實很努力的想改變,參加各種活動,對我留下的是匆忙。
 
我希望我的孩子能過小新的純真的童年。
 
因為等上小學了,我可能變得更面目可憎,還是珍惜現在吧。
 

感覺越來越可悲的中年生活在前方等我
 
哪怕你一貧如洗,我永遠是你最后的行李。 ” 前天冬至,上海小雨,華姐喊我去吃鴿子湯水餃,飯后我和華姐坐在餐廳里聽《山丘》,華姐一臉的笑容,恍惚間我又回到了三年前的那個下午。
 
2017年正月的一個傍晚,大橙子出差在外,我帶著倆孩子去一家兒童餐廳,拎著大包小包剛到店里吃完飯,外面又下起了雨,就在我給甜兒換個尿布的功夫,龍兒跑到門外踩起了泥坑,我的火瞬間涌上頭頂,沖出門外一把薅住龍兒拎回屋內,龍兒笑著說:“媽媽,踩泥坑最好玩了,你很久都沒陪我玩過了。”
 
那一刻我原本想要打他的手落了下來,所有的堅強都被瓦解,我再也忍不住趴在桌子上身體抽搐無聲的落淚。
 
就在這時華姐來到了我的身邊,這個我帶著孩子陸續吃了兩年的兒童餐廳,平時也不過是點頭之交的華姐安靜的坐在我旁邊不停的遞紙任由我哭,她的母親拿來了一雙棉拖給龍兒換上,帶著龍兒去旁邊的兒童游樂區玩耍。
 
等我哭夠了,華姐開了口:“你叫葉子吧,我看你同事都這么喊你。是不是小寶睡反覺,大寶又鬧騰,你熬不住了?”
 
我一臉迷茫,她緊接著說:“別問我怎么知道,我也是當媽的,母親最懂母親。”
 
就這樣我們都打開了話匣子,在那個下著大雨的傍晚我知道了華姐的故事。
 
華姐老家蘇州,大學時考入了上海理工大,大二時認識了大四的學長軍,據說倆人是在校慶上一見鐘情的,才子配佳人本就一段佳話,華姐做了畢婚族。
 
華姐說至今依然記得新婚之夜軍擁著她許諾:“小華,我會好好對你一輩子,定不會讓你輸。”
 
結婚時,軍工作基本穩定,呈上升趨勢。但能力突出長相出眾的華姐雖剛入職不久,也極其被領導們器重,都說她是一個可以被好好培養的可塑之才。
 
華姐也鉚足了勁想要大干一場,可誰也沒想到轉折點是兩年后,華姐意外懷孕了,那年華姐剛25歲,倆人決定先拼事業晚幾年再要孩子,此時華姐的事業蒸蒸日上,思考良久兩人決定打掉孩子。
 
本著尊重的原則還是把這一決定告訴了雙方父母,這下炸開了鍋。公公婆婆堅決不讓打胎,就連自己的母親也勸著生下來。
 
公婆的意思大概是:“生孩子才是是女人的正經事,媳婦嫁了人就是要踏踏實實過日子。兩個人都奔事業,那家還像家嗎?”
 
當老師的母親也說:“早晚要生,那晚生不如早生,有了孩子日子也就穩定了。孩子來了是緣分,打掉作孽自己也受罪。”
 
就這樣華姐留下了孩子,錯過了升職的機會。更嚴重的是隨后強烈的孕期反應折磨的她昏天地暗,在婆婆的一句:“太受罪了,干脆先辭職養胎,生了孩子再工作”中她回家了。
 
從那之后,家里的日常花銷都是軍承擔,婆婆不但承擔了照顧華姐的任務偶爾也給貼補一些。所有人都羨慕華姐享福,自己母親也說攤上這樣的婆家可以了。
 
是啊,軍體貼華姐為了孩子做出的犧牲,飯后陪散步,孕檢跑前跑后;公婆心疼她孕期的辛苦,變著花樣做食物,也過了一段皇后般的待遇。
 
可女兒出生后,雖然請了月嫂,華姐是剖宮產,孩子又黃疸,這日子也是過得手忙腳亂的。好不容易熬出了月子,婆婆幫忙買菜時意外摔傷了,而軍此時正要升經理,耽誤不得,華姐便承擔了照顧孩子和婆婆的重任。
 
雖然已經是精打細算,可加上房貸、車貸和生養孩子的各種七零八碎,指著每個月軍的工資開始顯得捉襟見肘。
 
終于在給婆婆術后營養餐的問題上他們發生了第一次的爭吵,軍一定要求華姐一切買進口的,就連蔬菜也要全進口,而華姐覺得菜市場老農自家種的蔬菜并不比那些一小盒青菜就好幾十的差,軍一句“我媽摔傷因為誰啊,還不是因為給你買菜造成的,如今需要恢復全部都要最好的,你怎么還緊緊計較了,這點錢你都舍不得?”
 
華姐說那一刻她懵了,她分明從軍的眼神中讀到她談錢的樣子真可恥。女兒不能虧待,婆婆更不能慢待,她越發的精打細算了,偶爾逛個街,想買雙鞋,買件衣服,都要計算半天。
 
就這樣一天天孩子大了,送去了幼兒園。華姐打算重返職場,軍這時已經是副總了,他覺得家里不缺那點錢,每天做做飯陪陪孩子就可以了。于是為了上班還是不上班兩人又開始爭執,就在吵架成為日常便飯,軍回家越來越晚越來越少的時候,禍不單行,華姐的母親在一次體檢中查出乳腺癌,華姐父親早逝,又是獨生女,于是把母親接來找人安排手術照顧。
 
一晃又是三年,三年后軍又以孩子入小學為由拒絕華姐的工作要求,這次華姐硬入職場。七年后32歲的華姐和剛畢業的小姑娘一樣加入了殘酷的新職場大軍中。
 
華姐說那種殘酷是血腥的,當她疲憊了一天回到家里還要收拾家務輔導孩子作業,偶爾太累讓軍幫著輔導一次都會引來軍的反擊,軍會說是她自找苦吃,好好的日子不過非要去找苦吃,掙那三瓜倆棗的。
 
也就是在華姐重返職場的那年,頻繁的爭吵導致他們分居了。后來為了避免爭吵索性什么都不管不問,好在軍的工資還是一如既往的準點交上。
 
華姐說當曾經相愛的兩個人經過歲月的洗禮之后變得沉默不語是件很悲傷的事情,更可怕的是多年在家的華姐在各方面都沒辦法和軍交流,她也曾經嘗試去改變,到最后職場的艱辛,家里的瑣事纏身,使得她無暇顧及。
 
軍的冷漠和不理解,盡管她在心里無數次給自己安慰,這個男人愛女兒上交工資,沒有什么花邊新聞,也可以了。可心里總覺得少了點什么,長此以往,她內心越來越空涼、郁悶,可又無法排解,只能一心撲在工作上。
 
14年,重返職場8年的華姐終于在公司站穩腳跟,偏偏在這一年查出乳腺癌早期,剛剛還沉浸在母親乳腺癌5年危險期安全度過的歡樂中,一轉身晴天霹靂。
 
40歲的華姐請了長假,打算休養治療,她沒辦法不停的照顧孩子、老人以及那些繁雜的家務,在接連請了幾個保姆都不滿意后,軍怒了,言語間無不在嫌棄華姐的不作為。可更讓人心寒的是,華姐給軍說手術可能需要一筆錢,以后日子可能會相對拮據時,軍難以置信的質問她:“這些年工資都給你了,就這么點存款,你都花哪了?”
 
華姐說在那一刻她徹底心涼了,她說雖然在這段婚姻里越來越清晰的感到丈夫變得趾高氣昂,對自己的敷衍,盡管早已沒了最初的甜蜜和尊重,對于她來說,為了愛人為了孩子都可以一而再的退讓和犧牲,可在那一刻她突然明白,原來是她固守那份愛,在丈夫軍的眼里早已成了理所當然,而她這朵紅玫瑰早已成了墻上那可惡的蚊子血。
 
最終她沒哭也沒鬧,只是說“離婚吧”,就離開了那個家。
 
剛開始軍以為她又在鬧脾氣,當知道她真的要離婚時,批判、數落接踵而至,因財產和孩子撫養權的問題這對曾經恩愛的夫妻對簿公堂。
 
法庭上她的丈夫眼睛里無一絲留戀,滿眼快點解脫的絕情,而她的女兒直接一句:“我跟著爸爸,媽媽無法保障我目前的生活水平。”
 
她失去了17年的婚姻,失去了15歲的女兒,只得到了20萬的經濟補償,緊接著由于長期的荒廢工作她又被變相裁員了。她終于也成為了曾經別人口中,無數個被嫌棄的中年婦女中的一員,她早該知道,人心,才是最有風險的投資。
 
人到中年,她垮了。一個深夜,她吞下了安眠藥,等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母親一臉滄桑,女兒滿眼淚痕。
 
母親哭著打她:“我養你一場不是為了讓你自殺的,你還有我還有囡囡...”,女兒嚎啕大哭:“媽媽,我不是不要你,我爸太狠了,為了不離婚他說一分錢都不給你。我不能讓別人的女人住著咱的房花著咱的錢,我要給你爭取一筆錢用來治病。我要花他的錢上學,等我長大了自己掙錢養你和姥姥...”
 
她說在那一刻覺得自己太混蛋了,沒有什么比活著重要。
 
她開始配合醫生積極治療,幸運的是切除掉的腫塊檢驗后是良性的。康復之后她聽從女兒的建議打算開一家兒童餐廳,長達十幾年給女兒準備營養餐的手藝派上了用場。
 
母親偷偷賣了江蘇的房子幫她投資,她剛想拒絕,母親說:“哪怕你一貧如洗,我永遠是你最后的行李。”
 
華姐的兒童餐廳生意很好,女兒也時常過來幫忙。期間軍來過幾次想要復婚,華姐拒絕了。
 
她說剛離婚時恨透了軍,覺得自己一往深情都錯付了,覺得軍就是個混蛋。后來她想明白了,那場失敗的婚姻里,不能怨哪一個人。其實當她第一次選擇辭職保胎時就為日后的結局埋下了種子。
 
夫妻之間本就是一同學習,共同進步的。沒有人等待一個在原地打轉的人,曾經他們是一路同行,風景相似、所以才會恩愛如初,可后來軍的眼里都是新鮮事物,而她滿眼都是柴米油鹽,夫妻間的天平早已失衡,掉下來早晚的事。
 
華姐說一個家庭有了孩子困難只是暫時的,可以偶爾崩潰發泄,但千萬別喪失了斗志,也不要一個人硬抗。兩個人都伸出手才能夠遮風擋雨。
 
那時候的我剛生完二胎,甜兒睡反覺,龍兒還未開學不停的鬧騰,大橙子又出差,我熬得天昏地暗,正打算犧牲自己辭職帶娃。
 
那天之后我和大橙子詳談了一次,如今三年過去,雖然在這三年里,我們彼此都工作,可也一直在互相遷就努力帶娃。
 
我感謝當初華姐的那一番肺腑之言,也慶幸我們從生命中的過客成了知心好友。
 
 
 
是誰逼死了他?
             “他的一條命,換來了一百五十萬的賠償金 ” 下午三點左右,隔壁加美潔具沸騰異常。
 
哭喊聲,咆哮聲,還有七嘴八舌的議論聲,游蕩在布滿血腥味兒的空氣里。我們趕到時,只看到一地令人作嘔的腐肉,和一只黑色智能手機的殘骸。據說,死的人叫張斌,是個50歲左右的中年男人,就在十分鐘前,他從四樓車間窗戶上一躍而下,用一聲巨響,向這個世界做了最后的告別。
 
這件事在我們工業區鬧得沸沸揚揚,那些個本地老板,飯前飯后都在慶幸,這種倒霉事兒沒有攤在自己頭上。他們極害怕觸霉頭,有的在廠房門口燒香念佛,有的請菩薩到家里一頓跪拜,有的開始從內到外進行人員整頓,只是極少有人會真正關心,那位跳樓的張斌身上,到底經歷了什么?
 
五年前,張斌正式成為了加美潔具的一名拋光工人。
 
我們行內有句話,拋光這活兒是在拿命換錢。一個正常人在拋光車間呆久了,肺部或多或少會留下些不可挽回的創傷。而掙扎在這個崗位上的,多是些像張斌這樣,窮怕了的中年人。
 
張斌進加美的時候身體各方面都挺正常,他是拋光行業的老師傅,干活又賣力,老板對他也格外欣賞。可從去年起,張斌開始劇烈咳嗽,厲害的時候,連呼吸都特別費勁。同事們都勸張斌去醫院檢查,可他舍不得花那糟心錢,畢竟,他上頭還有個靠藥保命的母親,他多浪費一毛,老娘很可能就少活一天;下面還有個催著買婚房的兒子,城里的兒媳婦已經為了房子的事鬧了好幾次分手,他再不抓把緊,怕是連孩子的終身幸福都得耽誤在自己手里。
 
張斌生病的事兒很快在廠子里傳開了,他就像個定時炸彈,爆炸威力小點兒,就是在廠工作時檢查出職業病,老板需要承擔重責。爆炸威力大點兒,哪天他要是干活時一命嗚呼了,工廠更是得背負一條人命的損失。張斌就這樣從大紅人變成了老板的肉中刺,從此,他在加美的路便不再順暢了。
 
新來的主管是老板的親侄子,一個三十歲不到的年輕人。車間里所有員工都對他畢恭畢敬,客氣點的送他兩瓶小酒,又或是見了面就搶著分煙,只有張斌像個一毛不拔的鐵公雞,明明是全車間工資最高的一位,可辦起事兒來,總比別人欠點兒意思。
 
主管恨死了張斌干活時有氣無力的衰樣,更討厭他每頓飯吃咸菜咽饅頭的窮酸,他心里不爽,便開始百般刁難張斌。有時,他會派張斌去干最累最苦的工序,有時在張斌的產品單價上動點手腳,甚至有時會故意拿著合格的產品去找張斌的茬兒......
 
那天早上,主管一來就往張斌的機器上貼了一張六百元的考核單,考核理由是產品有嚴重的質量缺陷,引起客戶的不滿。從入職到現在,每一批產品用的都是同一個工藝,張斌不知道問題究竟出在哪里?他更不舍得自己吃糠咽菜省下的血汗錢就這么白白被扣。他要去找主管理論清楚。
 
主管看著一臉委屈的張斌,眼神里是藏不住的輕蔑。他態度強硬,更是拿出工廠的規章制度來說事,張斌若是不接受考核,那就是違背廠部的管理,他有權讓其立馬走人。
 
張斌問他:“你是不是想逼死我?”
 
主管一本正經的解釋:“我只是按制度辦事,你要是不接受,可以自己提出離職。”
 
張斌積攢了許久的情緒終于在這一刻崩塌,他忍無可忍,隨手抓起角落的鐵管,朝著面前的腦袋狠狠揮了過去。
 
主管捂著頭,鮮血順著臉部的輪廓沁到他的嘴角,他嘗到了血腥味,再看看面前雙眼泛紅的張斌,他突然有些怕了,趕緊朝老板的辦公室狂奔而去。
 
張斌在四樓的窗臺前呆滯了很久,那根布滿銹跡的鐵管還緊緊拽在他的手里。他看著窗外陰沉沉的天空,想起了昨天半夜自己在床上咳得撕心裂肺卻無人問津的畫面。他已經五十歲了,這樣的生活,他究竟還要熬多少年?
 
老板親自出馬說和。他勸張斌向主管賠禮道歉,留廠工作是不可能了,只要他出個兩千塊錢的醫藥費,這事就算私下了了。否則,對方堅持走法律程序,張斌少不了要去牢房里蹲上一陣子。
 
張斌冷笑,搖搖頭又重復了那一句:“你們是真想逼死我。”
 
老板苦口婆心的解釋,張斌什么都聽不見了。他看看窗外遼闊的馬路,突然覺得從未有過的輕松自在。當所有人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里,張斌奮力爬上了窗臺,閉上眼,不帶一絲留戀的跳了下去。
 
張斌就這樣了結了自己。
 
他死后,加美潔具的每一條流水線依然照常運行,進出工廠的裝卸貨車依然絡繹不絕,拋光車間的主管依然是老板的親侄子,窗外那片陰沉的天空依然會升起耀眼的太陽。
 
張斌的死給他的家人換來了一百五十萬的賠償金。
您看到此篇文章時的感受是:
Tags:勞聯 紀德力 勞務外包十大品牌 勞務派遣 人事代理 責任編輯:laolian
】【打印繁體】【投稿】【收藏】 【推薦】【舉報】【評論】 【關閉】 【返回頂部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到: 
上一篇精準防范疫情跨境輸入輸出,做好疫情.. 下一篇從不同角度助力織牢基層防線..

????

???????: ????: (????????)
?? ? ??:
???????:
???????:

相關欄目

最新文章

全國免費服務電話:400 000 7199

集團電話:4000007199 監督服務電話:18153207199

地址:青島市高新區招商網谷基金谷2號樓201 企業郵箱:[email protected]
技術支持:勞聯網絡  [email protected] 2011-2015 By 青島勞聯集團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魯ICP備13026635號-1  聯系我們

 

 

我要啦免費統計
黑龙江快乐十分复试表